117年私大崩盘? 实践校长陈振贵吁-教育部应进行公私大学减

117年私大崩盘? 实践校长陈振贵吁:教育部应进行公私大学减

少子化、低注册率、国际竞争力低落等问题层出不穷,台湾高教面临崩盘危机?!实践大学校长陈振贵接受《评鉴双月刊》专访时疾呼,高教「公共化」不等于「公立化」,教育部应立即行动,公立大学最迟应于108学年度起,每年与私立大学等比例减招,民国117年高教生源只剩近16万人,私立大学可能完全消失!政府并应立即规划公立大学退场机制,淘汰国立大学末段班,进行公私立大学校数与学生人数重分配。

陈振贵也呼吁教育部除放宽境外生招生名额上限,高教深耕计画打国际盃的顶尖大学校数更应少于四所,其他大学则发展具自我特色的国际化,否则一旦境外招生失利,国内大学恐将倒一半。教育部并应实施差别化学费政策,放宽私校学费管制,开办公费产学专班培养基层劳动力,促进公私立大学公平竞争。

他表示,高教「公共化」不等于「公立化」,政府并应立即规划公立大学退场机制,淘汰国立大学末段班,进行公私立大学校数与学生人数重分配。

他认为,台湾高教面临四大难题:少子化冲击、大学教育应朝公共化或市场化,必须儘速定调、扩大大学自主、鬆绑大学管制之外,的同时,教育部与社会担心私校──尤其是末段班私校会办学不利甚至「作弊」,只好对所有大学一视同仁,要求照同一个标準办学,呈现两难的拉锯战;最后则是国际竞争力下滑,大学国际排名落后;学用有落差,学历贬值;以及国际人才竞争失利。

公立大学合理减招,势在必行,而且非做不可! 陈振贵分析,从109年起台湾生源每年急速减少,到了117年只剩下近16万人,若公立大学不减招,届时私立大学根本分不到名额,全台会只剩下公立大学,私立大学可能完全消失,或顶多仅存五、六所私校,每校4000人,办学好的私校将面临转型退场的悬崖,台湾会成为一个只有极少数或根本没有私立大学的国家!

目前私大学生数占了三分之二,是留在国内市场的主要基本劳力,若政府对公私立大学的管理方式不变,勉强维持公立大学招生人数,无财力投入更多高教资源,将导致教育品质下滑,学生素质降低,国际竞争力再跌。为维持台湾的国力及高教健全发展,公立大学必须即刻循序调整,一面减招学生,同时进行人事瘦身。淘汰公立末段班,建立转型退场机制;目前公、私立大学招生名额比为32:68,教育部应于今(2018)年马上採取行动,公私立大学招生名额每年以1:1原则同步减招,最慢108学年起要实施,以固定维持公校学生占32%、私校生68%的现行比例,并让缺乏特色、办学不佳的末段私校退场。

陈振贵认为,公立大学招生名额应与私校减招一起连动,学校才能相对获得更多资源,办得更好。目前公立大学也有办学绩效差、缺乏竞争力的末段班,因此我认为,转型退场的对象不能只限私校,政府也应即刻规划公立大学转型退场机制,淘汰末段班的国立大学,而不是只有整併而已,因为学校整併后,学生人数与教职员额并不会变少。

国立大学的老师是公务员,经常缺乏改革动力,尤其在一些后段大学,只要校长推出新政策,老师就想尽办法不让他连任。但公立大学的老师不是更该求进步吗?恳切呼吁政府藉此少子化的转型机会,提出国家高教发展战略,立即规划台湾大学的适当规模方案,进行公私立大学校数与学生人数重分配,盼望未来存活下来的公私立大学都能立足于国际。教育部的境外招生政策若失利,半数大学可能消失。

陈振贵认为,要缓解少子化的冲击,台湾的大学只有一条生路,就是国际化!除了公私立大学同时等比例减招,以及办学不佳学校退场之外,各校还要大量引进境外生。首先要製造一个国际化的校园,例如全英语教学、华语文中心,并提供境外生宿舍,让他们有完整的学习环境,但大部分大学并没有做到。

他估计,到了117年,少子化将会波及所有学校,前段班大学应可大致保持完整,中后段班学校则有的退场、有的大瘦身,而未来不够国际化的学校,就只能招本地生,或少数会讲华语的东南亚学生。但若境外生招生失利,届时可能全国一半大学都得退场或转型!建议教育部将每一类境外生,包括陆生、侨生、外籍生的外加名额上限都再往上提高,大学才会放手冲这一块,好好的打国际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