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
  • 您好,今天是:2022年12月19日星期一

    雷遠城與廈門王將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遠東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財產權屬糾紛案

    時間:[ 2008/7/16 14:04:47 ]   瀏覽:[ 12051 ]次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6)民一終字第29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雷遠城。
      委托代理人:魯智勇,北京市中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馬晉源,北京市中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廈門王將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雷遠思,該公司董事長。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遠東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瓊月,該公司董事長。
      上訴人雷遠城與被上訴人廈門王將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王將公司)、被上訴人遠東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東房地產公司)財產權屬糾紛一案,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5年10月20日作出(2005)閩民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雷遠城對該判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6年7月17日對本案有關訴訟參與人進行了詢問。雷遠城的委托代理人馬晉源,王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雷遠思參加了詢問。遠東房地產公司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4年4月16日,雷遠城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稱,其與兄長雷遠思于1992年在香港成立了遠東地產發展公司(以下簡稱地產公司),公司性質為無限責任公司。1993年3月,雷遠思與張瓊月在香港成立遠東房地產公司。1993年11月22日,地產公司與廈門海滄建設發展總公司(以下簡稱海滄公司)簽訂《合作興建與經營王將花園新城合同書》,約定海滄公司提供建設用地,地產公司提供全部開發建設資金,雙方共同建設、經營王將花園新城(以下簡稱王將花園)。至1994年8月,王將花園項目已完成13幢樓房的主體及5幢樓房的地基基礎工程。1994年8月底,海滄公司退出合作項目,王將花園項目完全歸屬于地產公司所有。1994年10月12日,遠東房地產公司在廈門設立全資子公司王將公司,地產公司與王將公司商定,將尚未辦理房屋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登記手續的王將花園冠名到王將公司名下進行經營。王將花園項目在王將公司經營期間未再進行大規模投資,該項目至今未建設完畢,因此,王將公司只是王將花園項目名義上的所有權人。王將公司于1997年被工商局注銷,喪失民事主體資格,故地產公司有權主張冠名到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資產的所有權。雷遠思已將其地產公司的股份及王將花園資產的所有權份額全部轉給雷遠城所有,故雷遠城起訴王將公司及王將公司股東遠東房地產公司,請求將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確認歸其所有。
      雷遠城為支持其主張,提供如下證據:
      第一組證據:1.海滄公司與地產公司于1993年11月3日簽訂的《協議書》,約定海滄公司提供外部配套設施完整的地塊,地產公司提供建安造價,雙方共同開發海滄新市區首期生活區01-4地塊;2.海滄公司與地產公司于1993年11月22日簽訂的《合作興建與經營王將花園新城合同書》,該合同書重申了《協議書》的約定內容,將合作項目定名為王將花園;3.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經濟發展局于1994年1月 6日作出的《關于王將花園項目立項的批復》,同意海滄公司興建海滄王將花園;4.海滄公司與遠東房地產公司于1994年8月31日簽訂的《終止合同協議》,約定雙方終止于1993年11月22日簽訂的《合作興建與經營王將花園新城合同書》;5.廈門安能經濟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能公司)與王將公司于1997年12月25日簽訂的《關于王將花園抽回投資的協議》,約定雙方解除于1994年1月20日簽訂的《合作開發海滄王將花園合同書》,安能公司撤回投資,王將公司償還安能公司投資款及利息;6.廈門市杏林區人民法院(2000)杏民初字第813號民事調解書。用以上證據證明:先后與地產公司合作開發王將花園項目的合作主體均已退出了王將花園項目的建設、經營,地產公司系王將花園項目資產的最初投資人及項目的唯一所有權人。
      第二組證據:1.《廈門市海滄投資區工程項目報建申請表》,載明王將花園項目建設單位為地產公司;2.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建設局《選址定點規劃意見通知書》,載明王將花園項目建設單位為海滄公司;3.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建設局《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載明王將花園項目建設單位為海滄公司、地產公司;4.王將花園工程《施工圖紙自會審記錄》,載明海滄公司、地產公司為參加施工圖紙自會審單位; 5.王將花園《隱蔽工程驗收記錄》。用以上證據證明:王將花園項目的實際投資建設單位是地產公司。
      第三組證據:1.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2001)泉民初字第04號民事判決書;2.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03)閩民終字第 98號民事判決書;3.南安縣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與雷遠思簽訂的《承包責任制合同書》;4.福建省南安縣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南安縣九都建筑工程公司與雷遠思簽訂的《經濟合同》;5.以南安縣第四建筑工程公司第六施工隊、南安縣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第八工程隊名義投資王將花園的部分憑證;6.建設銀行電匯憑證;7.南安縣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第八施工隊付款憑證。用以上證據證明:雷遠思通過個人經營管理的施工隊--南安縣第四建筑工程公司第六施工隊、南安縣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第八工程隊名義投入王將花園項目大量的設備、材料、資金,王將花園項目系由雷遠城及雷遠思投資建成,應歸雷遠城所有。
      第四組證據:1.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水電部隊廈門指揮部、王將公司于1994年 11月28日簽訂的《關于以工程款抵扣地價款的協議》;2.福建省行政事業性收費專用收款收據(0059645號)。用以上證據證明:購買王將花園項目土地使用權的500萬元款項系轉讓王將花園房產所得價款,而王將花園房產由地產公司投資建成,因此,王將花園土地使用權實際上由地產公司出資購得,而非其他主體投資形成。
      第五組證據:1.煤炭工業部西安設計研究院廈門分院、廈門安能建設公司于 2004年4月15日出具的《情況說明》;2.煤炭工業部西安設計研究院廈門分院于 2004年4月15日出具的證明;3.王將花園工程《砂漿施工記錄》及《砂漿試塊試壓報告單》;4.王將花園工程《混凝土工程施工記錄》及《混凝土試塊試壓報告單》;5.王將花園《鋼筋工程隱蔽檢查驗收記錄》;6.王將花園工程《質量臺賬》;7.王將花園工程《工序交接班記錄》。用上述證據相互印證,王將花園工程在1994年8月已基本建成,當時王將公司尚未成立,因此,王將花園項目是由地產公司投資建成,應屬雷遠城所有。
      第六組證據:1.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雜項訴訟2001年4823號《關法官于高等法院內庭所作的法庭判令》;2.《外商投資企業注銷情況》表;3.廈門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吊銷廈門天都娛樂有限公司等541戶外商投資企業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公告》。用以上證據證明,由于張瓊月等人的侵權行為,導致王將花園資產的冠名所有權人王將公司被吊銷(注銷)營業執照,王將花園資產處于無主狀態。
      第七組證據:1.廈門市人民政府《關于王將花園新城商品房建設用地的批復》;2.海滄96039《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3.王將公司1996年8月20日致廈門市土地房產管理局領導的函。以該組證據與第一組證據結合,證明王將花園項目屬于特定時期、特定環境下先開發建設,后補辦相關審批手續的項目。該項目所有權手續直至相關資產冠名至王將公司名下時也未辦理完畢。因此,王將花園項目資產的權屬狀況應根據全案事實綜合判定,即根據項目的取得、設計、投資、施工等事實情況判定。
      王將公司對雷遠城所提供的上述證據不持異議。
      王將公司提供以下幾組證據:1.《召開董事會通知》及公證書,證明王將公司已將訴訟事宜通知公司董事張瓊月并召開董事會議進行商議;2.周永利、張遠望的《聲明書》及公證書,證明董事張瓊月未按《召開董事會通知》要求參加會議,未移交公司文件、賬冊、公章;3.郭少群的《聲明書》,《公司董事會決議證明書》授權郭少群簽署上述《聲明書》,證明王將公司相關經營資料均被張瓊月占有、掌握,王將公司無法正常經營;4.《廈門晚報》2000年11月16日報道《王將花園三年不通水電,有關部門努力協調解決》,證明由于張瓊月占有、掌握王將公司的經營管理資料,并放棄對公司的經營管理,導致王將花園資產處于無人管理,被任意侵占的事實。
      雷遠城對王將公司所提供的證據不持異議。
      王將公司在答辯中承認雷遠城的所有訴訟請求,表示基于目前王將花園的無序現狀,愿意將王將花園判歸雷遠城所有。
      一審法院另查明:1.地產公司于1992年8月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登記設立,性質為無限責任公司,股東為雷遠思和雷遠城。該公司自1992年10月15日后未再進行商業登記,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有關規定,地產公司不得在沒有商業登記的情況下以其名義經營業務。
      2.雷遠思于2004年6月8日聲明,將其在地產公司的所有股份轉讓給雷遠城,并于2005年4月26日再次發表聲明,將地產公司的所有股份和王將花園的所有資產轉讓給雷遠城。
      3.王將公司系由遠東房地產公司于1994年10月投資設立的獨資企業,該公司于 2001年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至今尚未清算。
      4.1994年10月25日,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建設局與王將公司簽訂《廈門海滄投資區國有土地使用權有償出讓合同》([1994]廈滄地合字[016]號),將面積為37 371.32平方米的海滄新區01-1C地塊出讓給王將公司。王將公司于1996年 9月26日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廈國用 [96]字第255號),其中記載:地址為海滄新區01一C地塊,用地面積為7700.24平方米,土地權屬來源為有償出讓用地。1996年9月23日,王將公司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1994年9月13日,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建設局頒發遠東房地產公司《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王將花園(一期)項目的開發商亦為王將公司,預售證號為950135。
      一審法院認為,我國不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變更以登記為要件。王將公司與廈門海滄杏林臺商投資區建設局簽訂了《廈門海滄投資區國有土地使用權有償出讓合同》,并取得了海滄新區01-C地塊土地使用權和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所有權。王將公司雖已被依法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但因未經清算并注銷,企業法人主體資格并未喪失,仍是海滄新區01-C地塊土地使用權人和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所有權人。地產公司即使是王將花園項目的實際投資人,因未進行權屬登記,依法不擁有王將花園項目的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故雷遠城與王將公司雙方提供的證據與雷遠城的訴訟請求不具有關聯性,不予認定。另在訴訟過程中,王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雷遠思雖同意將王將花園項目的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確認歸屬雷遠城,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條“法人終止,應當依法進行清算,停止清算范圍外的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第三十三條“企業法人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其債權債務由主管部門或者清算組織負責清理”,《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企業登記管理若干問題的執行意見》第十條“公司被依法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的,由股東組織清算組清算”的規定,企業法人在被吊銷營業執照的情況下,企業資產只能通過清算程序處理。故王將公司法定代表人雷遠思的意思表示不能作為支持雷遠城訴訟請求的理由。綜上,雷遠城主張地產公司對王將花園項目實際投資產生的權益應當通過清算程序解決,其以地產公司是王將花園項目實際投資人,王將公司對該項目沒有投入資金,只是該項目名義上的所有權人和土地使用權人,且王將公司已停止營業,使王將花園項目處于無人管理的狀態為由,主張對王將花園項目享有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雷遠城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70 010元,由雷遠城負擔。
      雷遠城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確認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房產所有權及土地使用權歸雷遠城所有;本案訴訟費由王將公司和遠東房地產公司承擔。主要理由是:
      1.一審判決對雷遠城的訴訟請求漏審、漏判,違反法定程序。雷遠城的訴訟請求是確認王將花園項目房產的所有權和全部土地的使用權,一審判決所裁判的僅僅是王將花園項目土地使用權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對于雷遠城明確要求的房產所有權和已登記部分之外的土地使用權均未涉及,屬于漏審、漏判,違反法定程序。
      2.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王將花園不動產的形成、管理、登記均有特殊歷史背景,即先有對王將花園不動產的投資和建設,后補辦規劃許可手續、建設許可手續以及產權登記等手續。雷遠城提供的地產公司與海滄公司簽訂的《協議書》、《合作興建與經營王將花園新城合同書》證明,王將花園項目的原始開發主體系雷遠城,該項目的所有權屬于雷遠城;雷遠城提供的《廈門市海滄投資區工程項目報建申請表》、煤炭工業部西安設計研究院廈門分院、廈門安能建設公司的《情況說明》證明,王將花園項目的實際建設主體系雷遠城;雷遠城提供的其承包經營管理的南安縣第四建筑工程公司第四施工隊、第五建筑工程公司第八施工隊投資王將花園項目的憑證證明,王將花園項目的投資主體系雷遠城;上述證據同時證實,王將花園不動產的產生有其特殊性,即屬于投資建設在先,辦理規劃建設等項目手續及登記手續在后。雷遠城提供的證據真實、合法,與其訴訟主張直接關聯,證明方向均一致地指向雷遠城系王將花園項目不動產的投資人、建設人這一基本事實,證明雷遠城的訴訟請求具有充分的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一審訴訟期間,王將公司和遠東房地產公司均未舉出任何證據對雷遠城提供的證據進行反駁,也未提出任何異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72條規定,人民法院依法應當認定雷遠城所舉證據的證明力,確認雷遠城系王將花園項目不動產的投資人、建設人這一基本事實。一審判決沒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規定對雷遠城所舉證據進行認證,其關于雷遠城所舉證據與訴訟請求之間不具有關聯性的認定是錯誤的。
      3.一審判決判令雷遠城通過清算程序解決王將花園項目所有權歸屬,缺乏法律依據,且判決指引根本無法實現。地產公司屬香港公司,在王將花園項目原所有權人海滄公司解散后,地產公司不能以自己的名義取得產權登記,因此,在王將花園項目不動產已經形成后,才成立王將公司,由其對上述不動產接管經營。王將公司接管王將花園項目后,由于公司相關董事的侵權行為,該公司放棄了對王將花園項目不動產的經營管理,公司經營資格亦被吊銷,王將花園不動產處于無主狀態,相關房產被任意侵占。在此情況下,王將公司及該公司名義上的投資人遠東房地產公司均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對王將花園房產進行保護,且不組織對王將公司進行清算,而雷遠城并非王將公司的股東,無法對王將公司組織清算。因此,雷遠城不可能通過清算之路實現對王將花園項目不動產的相關權利。
      由于王將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喪失了經營資格,無權再進行任何經營活動,因此,雷遠城也不可能通過與該公司簽訂協議的方式變更王將花園不動產的產權登記,而只能通過請求人民法院確權的方式取回該財產;谏鲜銮闆r,雷遠城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其對王將花園不動產的所有權,以恢復對上述不動產的管理。
      王將公司當庭答辯,同意雷遠城的全部上訴主張。
      遠東房地產公司未提供答辯意見。
      本院二審查明,1994年8月31日,遠東房地產公司與海滄公司簽訂《終止合同協議》約定,雙方終止原海滄公司與遠東房地產公司簽訂的王將花園合作合同,待雙方債權債務清理結束,終止合同生效。
      1994年1月20日,地產公司與廈門安能公司簽訂《合作開發海滄王將花園合同書》約定,地產公司負責王將花園項目的工程施工、經營管理、售樓等全面開發工作,安能公司負責提供施工所需的營業執照、資質證書等手續,并負責辦理施工許可證等手續,雙方共同開發王將花園項目。 1997年12月25日,安能公司與王將公司簽訂《關于王將花園抽回投資的協議》,約定王將公司應付安能公司投資款2153 874元,以王將花園1794.90平方米房產折抵。后王將公司未交付房產,安能公司起訴到廈門市杏林區人民法院,該院作出(2000)杏民初字第813號民事調解書確定,王將公司于2001年1月30日前向安能公司賠償本息1 150 000元。
      廈門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告廈工商公告(2001)2號《關于吊銷廈門天都娛樂有限公司等541戶外商投資企業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公告》稱,被吊銷企業應在3個月內向工商局繳交營業執照正副本和公章,其債權債務由公司股東組織清算。
      雷遠思于1998年以張瓊月為被告,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雷遠思在廈門遠東公司和王將公司的股東權益。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1998)閩經初字第04號民事判決,該判決查明:1994年8月25日,遠東房地產公司在廈門設立獨資企業王將公司,注冊資本1800萬元人民幣,董事長雷遠思,副董事長張瓊月。公司經營范圍為從事海滄投資區房地產開發經營、自建物業管理。1994年11月 22日,廈門中民會計師事務所接受王將公司委托,對公司的實收資本進行驗證,證明:截止1994年11月21日,公司實際收到遠東房地產公司資本14 180 380.35元,占注冊資本的78.8%。1996年12月12日,廈門仲正審計師事務所接受委托,對王將公司的實收資本進行驗證,其證明公司實收資本1 637 419.50美元,外匯均由張瓊月在國內以外匯現金投入。
      雷遠城于2005年8月31日在一審庭審中述稱,地產公司在大陸開發房地產,沒有考慮到海滄公司會退出合作。后與遠東房地產公司約定在大陸成立專門的公司開發王將花園項目,但雷遠城不愿加入,雙方口頭約定開發完成后雷遠城有分紅就可以。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焦點問題有二:一是一審法院是否全面審理了雷遠城的訴訟請求;二是雷遠城是否為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房地產的所有權人。
      (一)關于一審法院是否全面審理了雷遠城的訴訟請求問題。本案查明,王將公司取得了海滄新區01-C地塊7700.2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證及王將花園(一期)項目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上述權證的取得,表明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所有權及海滄新區 01-C地塊7700.24平方米土地使用權屬于王將公司。當事人在訴訟中未提供證據證明王將公司辦理了王將花園(一期)之外的項目立項審批手續,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房地產開發經營管理條例》等相關法律規定,王將公司尚未辦理審批手續的項目及未取得使用權的土地并非王將公司名下的資產。雷遠城起訴請求人民法院確認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歸其所有,應為請求確認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所有權及海滄新區01-C地塊7700.24平方米土地使用權。一審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對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所有權人和海滄新區 01-C地塊7700.24平方米土地使用權人作出確定,已針對雷遠城的訴訟請求進行了全面審理。雷遠城主張一審法院漏審漏判其訴訟請求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雷遠城是否為王將公司名下的王將花園項目房地產的所有權人問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的規定,房地產權屬證書是確定房地產所有權人的法定憑證。王將公司取得海滄新區01-C地塊7700.2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證及王將花園(一期)項目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后,依法成為王將花園(一期)項目房地產的所有權人。雷遠城在不否認王將公司取得王將花園項目訟爭房地產權屬證書合法性的情形下,認為其為訟爭房地產實際所有權人的主張,不符合“一物一權”的物權確權原則,本院不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公司因被吊銷營業執照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第33條規定,企業法人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其債權債務由主管部門或者清算組織負責清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被吊銷后,其民事訴訟地位如何確定的復函》及《最高人民法院經濟審判庭關于人民法院不宜以一方當事人公司營業執照被吊銷,已喪失民事訴訟主體資格為由,裁定駁回起訴問題的復函》意見表明,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后,應當依法進行清算。企業未進行清算,債權人可以起訴企業股東或者開辦單位承擔清算責任。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并參照最高人民法院函復意見,王將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應當啟動清算程序。雷遠城可以通過清算程序確認其所享有的權益,并在確認基礎上履行相應義務。如王將公司及其股東遠東房地產公司不履行清算義務,雷遠城可依法申請人民法院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或請求判令王將公司及遠東房地產公司承擔清算義務。王將公司在訴訟中認可雷遠城提出的全部主張,同意將王將花園房地產權屬確權給雷遠城。本院二審中,王將公司與雷遠城主張調解,王將公司同意將王將花園項目確權給雷遠城所有。王將公司上述訴訟中的自認及提出的調解意見,均是對王將花園項目房地產的處分,在其未啟動清算程序,對雷遠城享有權益進行確認前,對公司主要資產進行處分,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債務履行程序。如果王將公司尚有其他債務,其在清算前將公司主要資產處分給雷遠城,必然損害其他債權人利益,不符合公平原則,故王將公司通過自認或調解方式對公司資產進行的處分,本院均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70 010元,由雷遠城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馮小光
    審 判 員 賈勁松
    代理審判員 關 麗
    二00七年五月十四日
    書 記 員 虞文君
    [ 返回 ]

    版權所有 武漢市律師協會 總訪問量:5017161 Copyright © 2005-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142號湘商大廈B座9樓 郵 編:430034 電 話:59366722
    鄂ICP備20007402號 鄂ICP備20007402號-1 鄂ICP備20007402號-2 鄂ICP備20007402號-3 鄂ICP備20007402號-4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国产野草操视频在线
  •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