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
  • 您好,今天是:2022年12月19日星期一

    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與撫寧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秦皇島遠東石油煉化有限公司、秦皇島驪驊淀粉股份有

    時間:[ 2008/8/18 14:11:37 ]   瀏覽:[ 17899 ]次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6)民二終字第23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
      法定代表人:李志華,該廠廠長。
      委托代理人:郭彥來,北京市潤來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果,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彥來,北京市潤來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撫寧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
      法定代表人:孫碧嶠,該聯社理事長。
      委托代理人:劉春輝,該聯社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黃飛,北京市北斗鼎銘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秦皇島遠東石油煉化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楊義,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高喜成,該公司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王亞榮,河北秦皇島法潤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秦皇島驪驊淀粉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賀俊士,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孫穎,該公司副總經理。
      上訴人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以下簡稱新興材料廠)、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有資產公司)因與被上訴人撫寧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以下簡稱撫寧農信聯社),原審被告秦皇島遠東石油煉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東石油公司),原審第三人秦皇島驪驊淀粉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驪驊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6)冀民二初字第0002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裴瑩碩擔任審判長,審判員朱海年、代理審判員宮邦友參加的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書記員安楊擔任記錄。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2002年3月25日,撫寧農信聯社與原秦皇島市撫寧煉油廠(以下簡稱撫寧煉油廠, 2005年11月更名為遠東石油公司)及原秦皇島市淀粉葡萄糖廠(以下簡稱葡萄糖廠,2002年4月更名為新興材料廠)共同簽訂一份《保證擔保借款合同》。合同約定:貸款人撫寧農信聯社向借款人撫寧煉油廠發放短期貸款3100萬元,用途為購原油,期限自2002年3月25日至2002年11月 25日,利率4.425‰(月息),上浮40%,按季結息;保證人葡萄糖廠為借款人的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保證期間自借款之日起至借款到期后二年,保證范圍包括貸款本金、利息、貸款人實現債權的費用。合同第六條約定:(一)借款人違約:不按期歸還貸款本金又未獲準展期,從逾期之日起按日利率萬分之三計收利息;不按期償付貸款利息,貸款人對借款人未支付的利息計收復利等。(二)貸款人違約:貸款人不能按期、按額向借款人提供資金時,按違約數額和延期天數處以日利率萬分之三的違約金。合同第七條約定:貸款人到期收回貸款,可直接從借款人或保證人賬戶中扣收。合同第九條關于其他約定事項手寫為:此筆貸款為封閉臨時貸款,?顚S,封閉進行,由營業部對此筆貸款監督支付。合同簽訂當日,撫寧農信聯社將3100萬元貸款如數打入撫寧煉油廠在該社開立的 2011051433賬戶。
      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向撫寧煉油廠發放3100萬元貸款的同時,扣收了該筆貸款60.2875萬元的利息。為證明其主張,遠東石油公司提交活期存款取款憑條一張。該取款憑條記載:2002年3月 25日,從戶名為“劉利”、賬號2011051792的活期賬戶轉出60.2875萬元,支取金額下方寫有“還息”二字。該取款憑條加蓋有撫寧農信聯社轉訖章。遠東石油公司稱“劉利”即為“留取利息”的諧音,是撫寧農信聯社自行扣收的本案借款的利息。撫寧農信聯社則辯稱該款項與本案無關,且償還的是此前舊貸的利息,而不是扣收的本案借款的利息。
      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在發放貸款當日自行扣收了撫寧煉油廠此前舊資本金2500萬元及利息53.4625萬元。為證明其主張,遠東石油公司提交收回貸款憑證一份。其中記載:2002年3月 25日,撫寧農信聯社從撫寧煉油廠賬戶轉出2553.4625萬元,其中還貸金額為2500萬元,利息53.4625萬元。撫寧農信聯社認可該事實,但主張償還舊貸系撫寧煉油廠主動所為。為證明其主張,撫寧農信聯社提交轉賬支票一張。其中記載:2002年3月25日,撫寧煉油廠從其2011051433賬戶以轉賬支票形式轉出2500萬元。撫寧煉油廠在出票人處蓋章,用途為還款。遠東石油公司對該轉賬支票無異議。另查,上述2553.4625萬元所償還舊貸為撫寧煉油廠 2001年7月16日在撫寧農信聯社的貸款本息,該貸款的保證人同為葡萄糖廠,保證方式同為連帶責任保證。
      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 2002年3月29日扣收了400萬元利息。為證明其主張,遠東石油公司提交特種轉賬傳票兩張。其中一張記載,2002年3月 29日,撫寧農信聯社從撫寧煉油廠 2011051433賬戶轉出233.942175萬元,轉賬原因為“付各社利息”。另一張記載,2002年3月29日,撫寧農信聯社從撫寧煉油廠 2011051433賬戶轉出166.057825萬元,轉賬原因為“利息”。撫寧農信聯社認可兩筆共扣收400萬元利息的事實,但主張2002年3月25日本案借款發生前,撫寧煉油廠在撫寧農信聯社及其下屬其他信用社還有多筆到期貸款,自己有權扣收所欠利息,上述400萬元就是此前舊貸的利息。遠東石油公司承認撫寧煉抽廠所欠撫寧農信聯社及其下屬信用社其他借款的事實,但主張撫寧農信聯社扣收的上述166.057825萬元是本案3100萬元借款的利息。撫寧農信聯社沒有提交撫寧煉油廠所欠其他借款保證人為葡萄糖廠的證據,在該院規定的期限內,也未能舉證說明轉出的166.057825萬元利息具體為哪筆舊貸款的利息。
      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 2003年5月27日扣收本案貸款本金 42.85萬元。為證明其主張,遠東石油公司提交收回貸款憑證一份。其中記載,2003年5月27日,撫寧農信聯社從撫寧煉油廠賬戶轉出42.85萬元,用于償還本案貸款本金。撫寧農信聯社認可該事實,但認為 2003年5月27日本案貸款已到期,自己有權從撫寧煉油廠賬戶直接扣收逾期貸款。
      撫寧農信聯社主張借款人撫寧煉油廠及保證人葡萄糖廠知道本案借款真實用途為償還舊貸的事實。為證明其主張,撫寧農信聯社提交本案借款的借款申請書一份。借款申請書左半頁為借款人填報內容,填寫的用途為“購油”,借款人撫寧煉油廠及保證人葡萄糖廠均在左半頁蓋章。借款申請書右半頁為貸款人調查、審批內容,調查結論填寫為“同意辦理封閉臨時貸款3100萬元,收舊貸新”等,撫寧農信聯社在右半頁加蓋印章。該申請書注明一份留借款人。撫寧農信聯社稱申請書上該社審批時明確寫明“收舊貸新”,且借款人、擔保人均加蓋印章,說明撫寧煉油廠及葡萄糖廠對該筆貸款為借新還舊是明知的。遠東石油公司、新興材料廠則辯稱借款申請書是撫寧煉油廠、葡萄糖廠填妥申請內容并加蓋印章后交給撫寧農信聯社審批的,借款人及保證人并不知道撫寧農信聯社審批為“收舊貸新”。
      本案借款發生前,撫寧縣人民政府曾于2001年12月19日主持召開撫寧煉油廠流動資金貸款協調會議,并形成會議紀要。撫寧農信聯社及撫寧煉油廠均派員參加會議。會議議定:由撫寧農信聯社為撫寧煉油廠提供3100萬元流動資金貸款;貸款采取封閉形式,由撫寧農信聯社按《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進行管理和實施。1999年7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經貿委、國家計委、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聯合發布的《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規定:“封閉貸款是指貸款人對因資產負債率較高、虧損嚴重等原因,按照正常條件不能取得貸款,但政府已決定救助的國有工業企業發放的流動資金貸款!钡谑臈l規定:“貸款在封閉運行期間,貸款人不得從專戶中扣取老的貸款和欠息!边h東石油公司認為撫寧農信聯社違反上述規定,強行扣款,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新興材料廠認為撫寧農信聯社違反上述規定,借新還舊,騙取擔保,自己不應承擔保證責任。撫寧農信聯社則辯稱本案借款不屬于上述規定意義上的封閉貸款,本案不適用該辦法。
      原審法院還查明:2005年3月11日、 2005年12月30日、2006年3月1日,撫寧農信聯社三次向撫寧煉油廠催收 3057.15萬元欠款本金及其利息,撫寧煉油廠均在催收通知書上蓋章。2004年3月18日、2005年4月6日、2006年3月1日,撫寧農信聯社三次分別向葡萄糖廠以特快專遞和國內掛號函件方式郵寄送達履行保證責任通知,要求葡萄糖廠履行保證責任。郵寄地址均為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收件人均為葡萄糖廠,撫寧縣公證處對催收情況進行了公證。新興材料廠認為葡萄糖廠2002年4月已更名,撫寧農信聯社向葡萄糖廠催收,不等于向自己催收,本案已超過保證期間,自己不應再承擔保證責任。另據驪驊公司成立時的工商登記檔案記載,葡萄糖廠住所地為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原三里楊莊)。
      原審法院再查明:1998年12月,葡萄糖廠以2663萬元生產經營性凈資產出資,作為主要發起人,注冊成立驪驊公司,占該公司股本總額的64.37%。2000年1月,驪驊公司增資擴股,葡萄糖廠股份調整為 3201.5968萬元,占股本總額的62.09%。 2003年1月16日,撫寧縣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下發撫國資辦字(2003)第1號文件,通知驪驊公司:按照撫寧縣委、縣政府機構改革要求和股權管理需要,葡萄糖廠投資到驪驊公司的3201.5968萬元國家股股權變更為公有資產公司持有。2003年2月20日,葡萄糖廠與公有資產公司簽訂《驪驊公司國家股股權變更協議》。協議約定:驪驊公司總股本中以葡萄糖廠為出資人的3201.5968萬元國家股的股權,由葡萄糖廠變更為由公有資產公司持有。本案審理中,公有資產公司將其持有的驪驊公司股權出售,得款8000余萬元。
      根據遠東石油公司工商登記檔案記載:撫寧煉油廠系1994年8月注冊成立的股份合作制企業,注冊資本600萬元,其中個人資本400萬元,占股本總額的60%,國有資本200萬元,占股本總額的40%。1996年1月,撫寧煉油廠注冊資本增加到 15 000萬元,其中個人資本9000萬元,占股本總額的60%,國有資本6000萬元,股本總額仍為40%。2005年11月,撫寧煉油廠改制后,國有股退出,名稱變更為遠東石油公司。另,2002年4月,葡萄糖廠更名為新興材料廠。
      2006年4月撫寧農信聯社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遠東石油公司償還貸款本金3057.15萬元及其利息;判令新興材料廠對上述貸款本息承擔連帶責任;判令公有資產公司在持有驪驊公司 3201.5968萬元股份的范圍內對上述貸款本息承擔清償責任。
      原審法院認為:撫寧農信聯社與撫寧煉油廠、葡萄糖廠2002年3月25日簽訂的《保證擔保借款合同》是三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該合同合法有效。合同簽訂后,撫寧農信聯社將款如數打入撫寧煉油廠賬戶,履行了合同約定的放款義務。遠東石油公司辯稱自己僅使用3100萬元借款中的43.4萬元,其他款項被撫寧農信聯社強行扣收。對該主張,遠東石油公司負有舉證責任。
      關于2002年3月25日從2011051792活期賬戶轉出的60.2875萬元問題。該賬戶戶名雖為“劉利”,但并不能因此說明該賬戶即為“留取利息”的意思,更不能證明該款系撫寧農信聯社自行扣收的本案借款的利息。且該賬戶與3100萬元借款打入的 2011051433賬戶并不是同一賬號,沒有證據證明上述60.2875萬元是從2011051433賬戶轉入2011051792活期賬戶的,因此也不足以證明60.2875萬元為本案3100萬元中的款項。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發放3100萬元貸款的同時,扣收了該筆貸款60.2875萬元的利息,證據不足,不能認定。
      關于遠東石油公司主張撫寧農信聯社發放貸款當日自行扣收舊資本金2500萬元及利息53.4625萬元問題。事實上,其中 2500萬元本金是撫寧煉油廠以轉賬支票形式主動償還的2001年舊資本金,而不是撫寧農信聯社自行扣劃的。53.4625萬元利息雖無證據證明系撫寧煉油廠主動償還的,但遠東石油公司對撫寧煉油廠當時所欠撫寧農信聯社2553.4625萬元舊貸本息的事實并無異議,故應認定撫寧煉油廠使用了該部分借款,遠東石油公司應承擔還款責任。
      關于2002年3月29日從2011051433賬戶轉出的400萬元問題。其中用途為“付各社利息”的233.942175萬元,雙方均認可償還的是撫寧煉油廠在撫寧農信聯社下屬各信用社的舊貸,應認定撫寧煉油廠使用了該部分借款,遠東石油公司應承擔償還責任。另外166.057825萬元,轉賬原因記載為“利息”,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扣收的是舊貸的利息,對此主張,該聯社負有舉證責任。在該院規定的期限內,撫寧農信聯社未能舉證說明具體償還的是哪筆舊貸的利息。因此,撫寧農信聯社關于扣收的 166.057825萬元是舊貸的利息,依據不足,不能認定,而應認定為本案3100萬元貸款的利息。撫寧農信聯社在發放貸款不久即扣收部分利息,該款項應從借款本金總額中扣除,撫寧煉油廠借款總額應認定為 2933.942175萬元。
      撫寧農信聯社2003年5月27日扣收 42.85萬元時,本案貸款已到期,根據《保證擔保借款合同》第七條關于“貸款人到期收回貸款,可直接從借款人或保證人賬戶中扣收”的約定,撫寧農信聯社從撫寧煉油廠賬戶直接扣收并無不當。撫寧農信聯社起訴時,已將42.85萬元從欠款總額中扣除,該院予以確認。
      綜上,遠東石油公司現欠款本金數額應為2891.092175萬元。
      關于借款人撫寧煉油廠及保證人葡萄糖廠是否知道本案借款真實用途為借新還舊的問題,從撫寧農信聯社提交的借款申請書看,雖然其中記載的撫寧農信聯社審批意見為“收舊貸新”,但一般情況下,應是申請在前,調查審批在后,該申請書不足以證明撫寧煉油廠和葡萄糖廠提交申請時知道借新還舊。但是,申請書已明確注明借款人留存一份,說明撫寧煉油廠在貸款發放前,對該筆借款實際用途為“收舊貸新”是知道的。因申請書并未注明保證人留存一份,因此不能說明葡萄糖廠在貸款發放前知道借新還舊。對于本案借款用于償還舊貸部分,只能說明該部分款項撫寧煉油廠未能按合同約定的用途使用借款,并不表明撫寧煉油廠未使用該部分借款,遠東石油公司仍應承擔還款責任。
      撫寧煉油廠在貸款時,企業性質為股份合作制,其中個人股占60%,國有股僅為 40%,不符合《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規定的封閉貸款借款人為國有工業企業的條件。因此,《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不適用于本案。但是,本案借款發生前,撫寧縣人民政府曾主持召開協調會議,撫寧農信聯社及撫寧煉油廠均派員參加會議,說明雙方對貸款采取封閉形式進行,由撫寧農信聯社按照《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的規定進行管理和實施是知道的。事實上,雙方在《保證擔保借款合同》中也明確約定了“?顚S,封閉進行”等內容,合同雙方應嚴格按照約定執行。撫寧農信聯社從 3100萬元貸款中自行扣收本筆貸款 166.057825萬元的利息,違反了合同第六條第(二)項的約定,但遠東石油公司并未因此提起反訴,故對其要求撫寧農信聯社承擔違約責任的請求,本案不予審理。遠東石油公司在《保證擔保借款合同》到期后,不履行還款義務,構成違約,除應對欠款本金2891.092175萬元承擔還款責任外,還應支付逾期利息。
      關于新興材料廠是否應承擔保證責任問題,該院認為,如前所述,從撫寧農信聯社提交的借款申請書看,并不足以證明葡萄糖廠在貸款發放前,知道大部分借款用于借新還舊的事實。根據合同約定,借款用途為“購原油”,且“?顚S,封閉進行”,撫寧煉油廠主動償還2001年舊資本金 2500萬元,撫寧農信聯社扣收2001年舊貸利息53.4625萬元、下屬各信用社利息 233.942175萬元,保證人葡萄糖廠并不知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备鶕撘幎, 雖然本案3100萬元借款中的 2553.4625萬元,用于償還了撫寧煉油廠 2001年在撫寧農信聯社的舊貸款,且亦無證據證明葡萄糖廠對此知道或應當知道,但因2001年舊貸保證人同為葡萄糖廠,保證方式同為連帶責任保證,故不能因此免除葡萄糖廠對該部分借款的保證責任。撫寧農信聯社扣收的撫寧煉油廠所欠下屬各信用社利息233.942175萬元,既無證據證明葡萄糖廠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又無證據證明下屬各信用社舊貸由葡萄糖廠提供保證,故葡萄糖廠對該部分借款不應承擔保證責任。2002年3月25日從2011051792活期賬戶轉出的60.2875萬元,因無證據證明與本案借款的關聯性,不能免除葡萄糖廠對60.2875萬元的保證責任。因此,葡萄糖廠應對遠東石油公司2891.092175萬元欠款中的2657.15萬元承擔保證責任。
      本案借款2002年11月25日到期后,撫寧農信聯社曾于2004年3月18日、 2005年4月6日、2006年3月1日三次向葡萄糖廠郵寄送達履行保證責任通知,郵寄地址均為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收件人均為葡萄糖廠,撫寧縣公證處對催收情況進行了公證。根據驪驊公司成立時的工商登記檔案記載,葡萄糖廠住所地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即為原三里楊莊。撫寧農信聯社作為債權人提交了特快專遞和國內掛號函件存根及催收的內容,郵寄送達的地址與新興材料廠地址一致,同時本案既沒有證據證明撫寧農信聯社知道葡萄糖廠更名的事實,新興材料廠也沒有相反證據證明該廠沒有收到上述通知,因此,應當認定撫寧農信聯社向新興材料廠主張了權利。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權利并未超過二年的保證期間,新興材料廠應按約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雖然驪驊公司成立于本案《保證擔保借款合同》簽訂前,但在新興材料廠承擔保證責任前,新興材料廠即將其持有的驪驊公司的股權無償轉讓給了公有資產公司,顯屬逃廢債務,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公有資產公司應在其接受的驪驊公司62.09%的股權的轉讓款范圍內對遠東石油公司所欠債務與新興材料廠共同承擔連帶責任。新興材料廠及公有資產公司承擔責任后,有權向遠東石油公司追償。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對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標的,第三人雖然沒有獨立請求權,但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可以申請參加訴訟,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參加訴訟!睋釋庌r信聯社訴稱葡萄糖廠持有驪驊公司62.09%的股份,后又變更為公有資產公司持有,該事實是否屬實,均需驪驊公司到庭查明,本案的處理結果與驪驊公司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該公司應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綜上,原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條、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第四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一、遠東石油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償還撫寧農信聯社借款本金2891.092175萬元及利息 (利息計算方式:2003年5月27日之前本金以2933.942175萬元計,2003年5月27日之后本金以2891.092175萬元計;合同期內利率按合同約定計算,逾期利率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罰息計算標準分段計算至執行完畢止);二、新興材料廠對本判決第一項中的2657.15萬元借款本息(利息計算方式:2003年5月27日之前本金以2700萬元計,2003年5月27日之后本金以2657.15萬元計;合同期內利率按合同約定計算,逾期利率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罰息計算標準分段計算至執行完畢止)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公有資產公司在其出售驪驊公司62.09%股權所得價款范圍內與新興材料廠共同承擔連帶責任;新興材料廠、公有資產公司承擔責任后,有權向遠東石油公司追償;三、駁回撫寧農信聯社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 228 701元,由遠東石油公司承擔216 278元,撫寧農信聯社承擔12 423元;保全費 219 211元,由遠東石油公司承擔207 303元,撫寧農信聯社承擔11 908元。
      新興材料廠不服原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本案所涉 2002年3月25日3100萬元貸款,是一筆獨立的新貸款,不是2001年7月16日 3100萬元貸款的換據、借新還舊,擔保人也不是續保。一審判決所言“上述 2553.4625萬元所償還舊貸為撫寧煉油廠 2001年7月16日在撫寧農信聯社的貸款本息,該貸款的保證人同為葡萄糖廠”與事實不符。首先,撫寧農信聯社一審起訴的就是2002年3月25日的3100萬元貸款本息拖欠,給我們送達的民事起訴書所說的也是該筆3100萬元貸款。一審開庭時,對撫寧農信聯社當庭更換起訴書的行為,一審三被告和第三人都未予認可。一審不應違反程序強行審理。其次,2002年3月25日3100萬元貸款擔保,是在借款人告知 2001年7月16日3100萬元舊貸款本息已還清、該筆新貸款用于購原油、封閉運行、加之撫寧縣政府協調的情況下,才擔的保。再次,2002年3月25日3100萬元貸款是在2001年7月16日貸款到期三個月后發生的,該二筆貸款利率等都不同。特別是,2002年3月25日貸款發生時,借款人撫寧煉油廠已拖欠撫寧農信聯社貸款本息 1.6億元多,不只3100萬元本息。(二)本案借貸雙方隱瞞事實真相、惡意串通、借新還舊、轉嫁風險,違背了擔保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擔保人依法不應承擔擔保責任。本案的 3100萬元貸款,根本不是按保證擔保借款合同規定的“購原油”借款用途使用及按借款合同規定的依《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進行封閉貸款操作的,而是借新還舊、扣收利息。具體是:①貸款當天(即2002年3月 25日),撫寧農信聯社扣收60.2875萬元利息;②貸款當天,撫寧農信聯社與借款人協商,歸還了舊貸本金2500萬元;③貸款當天,撫寧農信聯社與借款人協商,歸還了舊貸利息53.4625萬元;④2002年3月29日撫寧農信聯社扣收了舊貸利息(含其他信用社利息)400萬元;⑤2003年5月27日撫寧農信聯社扣收了舊貸本金42.85萬元,上述合計達3056.6萬元。撫寧農信聯社的上述借新還舊行為,違反了我國《民法通則》第五十八條第一款第(四)、第(七)項和我國《擔保法》第三十條第(一)、(二)項規定、違反了《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第十四條規定,擔保人依法不應承擔保證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已有上述主合同當事人雙方惡意串通、騙取保證人保證、擔保人不承擔保證責任的判例。(三)非全資國有工業企業撫寧煉油廠,仍屬國有工業企業,本案應適用《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事實上,國家向撫寧煉油廠投入1400萬元,占 51%股權,其他投資才600萬元,占49%股權,撫寧煉油廠屬國有控股工業企業。一審判決認定“撫寧煉油廠在貸款時,企業性質為股份合作制,其中個人股份占60%,國有股份僅為40%,不符合《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規定的封閉貸款借款人為國有工業企業的條件,因此,《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不適用于本案”,不符合事實,是錯誤的!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并未明確該國有工業企業為全資國有工業企業,當時貸款就是按《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操作執行的,借貸雙方是明知的,擔保人也是按此提供保證的,撫寧縣政府協調會也是這么定的,一審法院對這些事實也是認定了的。而一審法院脫離當時貸款的背景事實,故意曲解《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規定,屬無權的人為的擴大解釋,是錯誤的。本案依規章和事實,應適用《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四)不管是葡萄糖廠、還是新興材料廠,都未收到過撫寧農信聯社的催收通知,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權利時已過二年的保證期間,擔保人依法不應承擔保證責任。根據一審查明的事實,沒有證據證明葡萄糖廠或新興材料廠收到了撫寧農信聯社2004年3月18日、2005年4月6日、2006年3月1日的履行保證責任通知,公證處公證郵寄過,也不能說明收到這一事實。一審法院叫新興材料廠提供沒有收到上述通知的證據,是不公正的,也沒有法律依據。對該事實負有舉證責任的是撫寧農信聯社。撫寧農信聯社舉證不能,依法應承擔不利后果。(五)一審程序上有諸多問題,一審法官當庭允許撫寧農信聯社更換起訴書、國有股僅占撫寧煉油廠40%的事實未經庭審查實等。綜上所述,本案借貸雙方隱瞞事實真相、惡意串通、借新還舊,違反《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使用貸款償還舊資本息,撫寧農信聯社超過二年保證期主張權利,撫寧農信聯社騙保轉嫁貸款風險。懇請二審法院查明事實,改判新興材料廠不承擔本案的民事責任。
      公有資產公司不服原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審判決公有資產公司“在其出售驪驊公司62.09%股權所得價款范圍內與新興材料廠共同承擔連帶責任”,沒有法律依據。上訴人公有資產公司與本案所涉借款擔保合同,無任何法律上的利害關系,不是本案所涉借款擔保合同的任何一方當事人。正如一審判決所認定的那樣,驪驊公司成立于本案《保證擔保借款合同》簽訂前,即本案擔保人葡萄糖廠發起成立驪驊公司時間是1998年12月,此時,本案借款擔保行為還沒有發生。根據1999年河北省財政廳、河北省國有資產管理局冀財管字[1999]第4號文件《關于秦皇島市撫寧淀粉葡萄糖廠出資組建股份公司有關國有股權管理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冀財管字[1999]第4號文件),才將葡萄糖廠持有的驪驊公司股份管理權轉歸公有資產公司。這屬于正常程序的資產劃轉行政行為,也是正常的國家對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改革大形勢所要求的,是擔保行為發生前的。一審法院認定此為“顯屬逃廢債務”,嚴重違背事實。撫寧農信聯社故意將本案的借款擔保合同民事法律關系與公有資產公司、葡萄糖廠間的驪驊公司股份轉讓民事法律關系混淆,是錯誤的,沒有法律依據。綜上所述,我公司與本案所涉借款擔保合同,無任何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撫寧農信聯社依借款擔保合同對我公司提起訴訟,無法律依據。懇請二審法院查明事實,改判公有資產公司不承擔本案的民事責任。
      被上訴人撫寧農信聯社對新興材料廠的上訴意見及理由答辯稱:(一)本案所涉貸款屬于“借新還舊”,新興材料廠對此是事先知曉的;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權利也沒有超過訴訟時效。在2002年3月25日的《企業短期借款申請書》上,撫寧農信聯社與新興材料廠、遠東石油公司約定,新貸款用于償還舊貸款。這一點,在正式的借款合同中,三方作了正式的約定?梢,新興材料廠在借款申請書上蓋章對貸款用途是“用于還舊貸”之事是明確知曉的,不存在撫寧農信聯社與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惡意串通的情況。即使如新興材料廠所說,其不知借新還舊之事,也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由新興材料廠承擔擔保責任。貸款到期,撫寧農信聯社發出催收通知書,對新興材料廠公證催收,并沒有超過訴訟時效。法律依據:1.2002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擔保期間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方式及程序問題的請示》的答復([2002]民二他字第32號);2. 2003年6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債權人在保證期間以特快專遞向保證人發出逾期貸款催收通知書,但缺乏保證人對郵件簽收或拒收的證據能否認定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請示的答復》([2003]民二他字第6號)。(二)本案所涉及貸款不屬于“封閉貸款”。1.本案所涉及貸款,在合同約定上為“封閉臨時貸款”,不是人民銀行《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上的“封閉貸款”。其一,該辦法第二條規定,本辦法的“貸款人是國有獨資商業銀行和其他商業銀行”,而貸款人撫寧農信聯社,不符合貸款主體條件,不能發放“封閉貸款”;其二,從借款人的角度看,也不符合貸款條件,因為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不是國有企業,而且政府沒有決定救助等;其三,從貸款程序看,撫寧農信聯社對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的貸款也不符合封閉貸款的貸款程序。2.依據合同約定,本案所涉及貸款也不屬于“封閉貸款”。正是由于考慮到貸款人及借款人不符合封閉貸款的主體條件,而且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也不具備封閉貸款的貸款條件,撫寧農信聯社與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在合同中沒有將本貸款約定為“封閉貸款”,而是約定為“此筆貸款為封閉臨時貸款,?顚S,封閉運行,由營業部對此筆貸款監督支付”,此約定已足以說明本貸款的性質與內容。3.新興材料廠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本案所涉貸款為封閉貸款。新興材料廠出示的撫寧縣政府的會議紀要雖然提及雙方的貸款為封閉貸款,但會議紀要對雙方并不具有約束力,也不是雙方合同的約定內容,只是對此筆貸款的協調,雙方之間的貸款性質還是要依據相關規定及合同約定。前已論述,無論是依據人民銀行的暫行辦法還是雙方的合同約定,本案所涉及的貸款不屬于封閉貸款。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和證據采信客觀公正,適用法律正確,故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審判決,駁回新興材料廠的上訴請求。
      被上訴人撫寧農信聯社對公有資產公司的上訴意見及理由答辯稱:(一)本案的事實。1.公有資產公司依據冀財管字 [1999]第4號文件才將新興材料廠持有的驪驊公司股份管理權轉歸公有資產公司,與事實不符,根據公有資產公司的工商登記,公有資產公司于2002年底才設立,不可能于1999年就持有驪驊公司股份的管理權。根據冀財管字[1999]第4號文件可知,新興材料廠于1999年以凈資產2663萬元入股驪驊公司,占總股本的64.37%,后于2000年增資擴股,為3201.5968萬元,占62.09%。2.從冀股辦[2000]2號文件及驪驊公司工商文件可知,在2003年3月之前,新興材料廠一直是驪驊公司的最大股東。從新興材料廠持有驪驊公司的股份事實看,是對新興材料廠擁有3201.5968萬元(占62.09%)法人財產權的充分肯定。即不論從省政府文件或驪驊公司企業工商注冊文件看,都是對新興材料廠的法人財產權及股東地位的確認。3.2003年3月11日,新興材料廠持有的驪驊公司股份“變更”給公有資產公司,這一事實有2003年 2月20日的股東大會決議和新興材料廠與公有資產公司協議加以證明,并在2003年8月26日報河北省財政廳審批件中確認。(二)公有資產公司依法應承擔連帶還款責任。1.先有決議和協議(2003年2月 20日),后有批復(2003年8月26日)。2.此次股權變更是一種企業行為,這是因為這種行為的決策主體是企業,是通過企業即驪驊公司股東大會決議和平等主體新興材料廠與公有資產公司之間的協議方式操作的。3.撫寧農信聯社的貸款到期日為 2002年11月25日,新興材料廠到期沒有還清,2003年3月11日,新興材料廠無償向公有資產公司轉讓所持有的驪驊公司的股份,卻沒有落實債務。新興材料廠持有的驪驊公司的股權,是由新興材料廠凈資產作價形成的,而當時新興材料廠已是貸款的擔保人,如果股權變更為公有資產公司持有,無疑使撫寧農信聯社的債權落空。而 2000年1月17日,河北省人民政府股份制領導小組在批復驪驊公司擴股時明令要“嚴格依照《公司法》和國家、省的有關規定規范運作”。而新興材料廠在沒有落實也沒有通知債權人的情況下,就將其凈資產全部轉讓給公有資產公司,違反了《公司法》關于企業法人財產權及債隨物走的基本原則,違反了國家有關企業改制必須首先落實金融債務的政策,違反了國有資產無償劃轉也必須首先落實金融債務及或有負債 (擔保之債)的強制性規范,也剝奪了撫寧農信聯社的知情權、異議權,公有資產公司應在其持有的驪驊公司的股份范圍內與新興材料廠共同承擔連帶責任。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和證據采信客觀公正,適用法律正確,故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審判決,駁回公有資產公司的上訴請求。
      原審被告遠東石油公司當庭陳述稱: (一)2002年3月25日,撫寧農信聯社與遠東石油公司簽訂的《保證擔保借款合同》的真實用途是封閉貸款,購原油,并非其答辯所稱的借新還舊。撫寧農信聯社提交借款申請書右半部分貸款人調查審批的內容遠東石油公司不認可,借款申請書發生在借款之前,左半部借款人蓋章填寫的內容非常清楚,購原油,右半部分銀行調查審批的內容由撫寧農信聯社單方填寫成借新還舊,對此,遠東石油公司不知情,也不認可。借款申請書在先,訂立借款擔保合同在后,借款擔保合同明確約定封閉臨時貸款,?顚S,購原油。借款發放后,撫寧農信聯社違約,強行扣收貸款本金和利息,遠東石油公司實際使用該筆借款只有43.4萬元。撫寧農信聯社的違約行為,不僅損害了遠東石油公司的利益,使遠東石油公司與客戶訂立的購原油合同無法履行,更嚴重損害了擔保方新興材料廠的利益。撫寧農信聯社在答辯中稱其自身不是國有商業銀行,遠東石油公司也不是純國有企業,不應適用《封閉貸款管理辦法》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借款的真實用途應以合同約定為準。 (二)2002年3月25日的3100萬元借款合同與2001年7月17日借款3100萬元合同是兩個獨立合同,一審法院將兩份合同硬拉在一起違背訴訟法。撫寧農信聯社在2006年3月23日起訴狀中只起訴了 2002年3月25日一筆借款合同,對2001年7月17日的借款合同只字未提。2006年5月24日第一次開庭審理時,撫寧農信聯社也沒有提及2001年7月17日借款合同,2006年6月13日一審法院第二次開庭,撫寧農信聯社當庭更換起訴狀,將兩筆借款合同扯在一起,又超期提交了過期證據,稱2002年3月25日借款屬借新還舊,三被告均提出異議,但一審法院違法予以審理并據此作出判決是錯誤的。到2002年 3月25日撫寧農信聯社與遠東石油公司簽訂借款合同時,遠東石油公司并不是正好欠撫寧農信聯社3100萬元借款本金,并不存在保持貸款的一致性借新還舊,之所以造成新貸還舊貸的情況是撫寧農信聯社違法扣款的結果。(三)擔保人新興材料廠因遭欺騙而擔保。2002年3月25日辦理了3100萬元借款時,新興材料廠不愿意擔保。這時,撫寧農信聯社與遠東石油公司共同找新興材料廠說上一筆3100萬元借款已還清了,新興材料廠仍不愿意擔保,后來遠東石油公司又找到縣政府,且縣政府召開會議協調讓新興材料廠擔保,當著縣領導的面,撫寧農信聯社和遠東石油公司都說上筆借款已還清了,這筆新貸款3100萬元封閉運行,購原油,在縣政府協調下,新興材料廠才對2002年3月25日3100萬元貸款擔的保。綜上,遠東公司認為:撫寧農信聯社違約扣收新貸款償還舊貸,不僅損害了借款人的利益,根本未使用到貸款進行經營,更嚴重的是損害了擔保人的利益。欺騙擔保人轉嫁風險,其不規范、不道德的商業欺詐行為應受到法律的制裁,請二審法院依法查明事實,依法作出公正的判決。
      原審第三人驪驊公司當庭陳述稱:驪驊公司與本案擔保合同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利害關系,不是本案所涉借款擔保合同的任何一方當事人,本案處理結果不論借款人是否還款、擔保人是否應當承擔擔保責任都與其無關。驪驊公司不應作為本案的第三人。
      本院經審理確認原審查明的事實。
      本院認為:撫寧農信聯社與原撫寧煉油廠(2005年11月更名為遠東石油公司)及原葡萄糖廠(2002年4月更名為新興材料廠)2002年3月25日簽訂的《保證擔保借款合同》是三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該合同合法有效。本案為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根據新興材料廠、公有資產公司的上訴理由以及撫寧農信聯社的答辯意見,本案新興材料廠應否承擔擔保責任、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權利是否超過保證期間以及公有資產公司應否承擔連帶責任是本案爭議的主要焦點問題。
      一、關于新興材料廠應否承擔擔保責任的問題。首先,遠東石油公司于2002年 3月25日向撫寧農信聯社貸款3100萬元,用以償還了2001年7月16日的舊貸款是不爭的事實。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新興材料廠知道或應當知道,遠東石油公司對本案所涉3100萬元借款中的2553.4625萬元償還了2001年在撫寧農信聯社的舊貸款的情況,但因2001年舊貸保證人亦為新興材料廠,保證方式同為連帶責任保證,因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關于“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系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的規定,不能免除新興材料廠對該部分借款的保證責任。其次,遠東石油公司于2002年 3月25日向撫寧農信聯社所貸款項,雖然在借貸雙方及保證人蓋有印章的《企業短期借款申請書》和《保證擔保借款合同》中載明和約定此筆貸款為“臨時封閉貸款”,但《企業短期借款申請書》中同時也寫有“同意辦理臨時封閉貸款叁仟壹佰萬元收舊貸新”的字樣,并注明申請書一份留借款人。而且從貸款發放后借款人遠東石油公司將其中2500萬元以轉賬支票形式主動償還2001年舊資本金的事實說明,借貸雙方是以“臨時封閉貸款”購油為名,行借新還舊之實。而且,根據本案事實,該筆貸款在貸款條件、貸款程序和貸款的運行與管理上,均不符合銀發[1999]61號《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的規定。因此,該《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不適用于本案。上訴人新興材料廠關于“本案借貸雙方隱瞞事實真相、惡意串通、借新還舊,違反《封閉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使用貸款償還舊資本息”不應承擔擔保責任的上訴理由,因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撫寧農信聯社主張權利是否超過保證期間的問題。首先,撫寧農信聯社提交的特快專遞和國內掛號函件存根及催收的內容證明,本案借款2002年11月25日到期后,撫寧農信聯社曾于2004年3月 18日、2005年4月6日、2006年3月1日三次向葡萄糖廠郵寄送達履行保證責任通知,郵寄地址均為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收件人均為葡萄糖廠,撫寧縣公證處對催收情況進行了公證,該公證書載明的事項表明,催收的內容詳實明確,應認定催收的法律效力。其次,在以葡萄糖廠為主要發起人注冊成立的驪驊公司的工商登記檔案中記載,“秦皇島市撫寧縣撫寧鎮北環路六號(原三里楊莊)”,證明該兩處地址為同一地點,且新興材料廠在一審答辯中并未涉及地址是否相同的問題。本案既沒有證據證明撫寧農信聯社知道葡萄糖廠更名的事實,其向葡萄糖廠寄送履行保證責任通知,應視為向新興材料廠主張權利。撫寧農信聯社作為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內并沒有怠于行使其權利的情況,不能以其沒有向更名后的保證人新興材料廠當面送達履行保證責任通知為由,而免除保證人的擔保責任。因此,原審法院關于撫寧農信聯社表示了要求新興材料廠承擔保證責任的意思,且其主張權利并未超過二年的保證期間的認定應予維持。上訴人新興材料廠關于撫寧農信聯社超過二年保證期間主張權利的上訴理由,因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三、關于公有資產公司應否承擔連帶責任的問題。1998年12月,葡萄糖廠以 2663萬元生產經營性凈資產出資,注冊成立驪驊公司, 占該公司股本總額的 64.37%。2000年1月,驪驊公司增資擴股,葡萄糖廠股份調整為3201.5968萬元,占股本總額的62.09%。2003年1月16日撫寧縣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下發撫國資辦字 (2003)第1號文件,明確葡萄糖廠投資到驪驊公司的3201.5968萬元國家股股權變更為公有資產公司持有。2003年2月20日,葡萄糖廠與公有資產公司簽訂《驪驊公司國家股股權變更協議》,該協議約定:驪驊公司總股本中以葡萄糖廠為出資人的 3201.5968萬元國家股的股權,由葡萄糖廠變更為由公有資產公司持有。此后,公有資產公司將其持有的驪驊公司股權出售,得款8000余萬元。由于企業的所有財產是對其全部債務的一般擔保,新興材料廠在承擔保證責任期間,將其持有的驪驊公司的股權無償轉讓給公有資產公司的行為,事實上造成了新興材料廠對債權人進行擔保的法人財產的減少。而且無論是新興材料廠無償轉讓資產,還是公有資產公司無償受讓并出售資產,均未對擔保人新興材料廠原有的債務進行處理,也未征得債權人事先同意或者事后認可。該財產轉讓行為侵犯了債權人撫寧農信聯社的權利,客觀上造成了金融債權的落空。因此,原審判決公有資產公司在其無償受讓并出售驪驊公司62.09%的股權所得價款范圍內與新興材料廠共同承擔連帶責任,并無不當。
      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及財產保全費,按一審判決執行,二審案件受理費228 701元,由上訴人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各承擔114 350.5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裴瑩碩
    審 判 員 朱海年
    代理審判員 宮邦友
    二00七年四月二十四日
    書 記 員 安 楊
    [ 返回 ]

    版權所有 武漢市律師協會 總訪問量:5017161 Copyright © 2005-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142號湘商大廈B座9樓 郵 編:430034 電 話:59366722
    鄂ICP備20007402號 鄂ICP備20007402號-1 鄂ICP備20007402號-2 鄂ICP備20007402號-3 鄂ICP備20007402號-4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国产野草操视频在线
  •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