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
  • 您好,今天是:2022年12月19日星期一

    張艷娟訴江蘇萬華工貿發展有限公司、萬華、吳亮亮、毛建偉股東權糾紛案

    時間:[ 2008/9/16 8:53:29 ]   瀏覽:[ 18026 ]次

    原告:張艷娟。
      被告:江蘇萬華工貿發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吳亮亮。
      被告:萬華。
      被告:吳亮亮。
      被告:毛建偉。
      原告張艷娟因與被告江蘇萬華工貿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吳亮亮、毛建偉發生股東權糾紛,向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張艷娟訴稱:被告萬華工貿公司成立于1995年,注冊資本為106萬元,發起人為被告萬華(原告的丈夫)、原告張艷娟及另外兩名股東朱玉前、沈龍。其中萬華出資100萬元,張艷娟等三名股東各出資 2萬元。2006年6月,原告因故查詢工商登記時發現萬華工貿公司的股東、法定代表人均已于2004年4月發生了變更,原告及朱玉前、沈龍都已不再是該公司股東,原告的股權已經轉讓給了被告毛建偉,萬華也將其100萬出資中的80萬所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了被告吳亮亮,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萬華變更為吳亮亮。萬華工貿公司做出上述變更的依據是2004年4月6日召開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會議決議,但原告作為該公司股東,從未被通知參加該次股東會議,從未轉讓自己的股權,也未見到過該次會議的決議。該次股東會議決議以及出資轉讓協議中原告的簽名并非原告本人書寫。因此,原告認為該次股東會議實際并未召開,會議決議及出資轉讓協議均屬虛假無效,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股東權益。原告既沒有轉讓過自己的股權,也不同意萬華向公司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萬華系原告的丈夫,卻與吳亮亮同居,二人間的股權轉讓實為轉移夫妻共同財產,并無真實的交易。萬華與吳亮亮之間的股權轉讓行為也違反了萬華工貿公司章程中關于“股東不得向股東之外的人轉讓股權”的規定,并且未依照萬華工貿公司章程告知其他股東,未征得其他股東的同意。故原告請求法院確認所謂的2004年4月6日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決議無效,確認原告與毛建偉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無效,確認萬華與吳亮亮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無效,或者撤銷上述股東會議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辯稱:萬華工貿公司于2004年4月6日通過的股東會決議內容并無違反法律之處,萬華工貿公司原股東朱玉前、沈龍均知道該次股東會決議內容及股權轉讓的事實,因而該決議是合法有效的。原告張艷娟認為其本人未收到會議通知,沒有參加該次股東會議,即便其主張成立,也只能說明2004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會議程序不符合法律和該公司章程的規定。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以下簡稱公司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原告起訴時已超過申請撤銷決議的60天法定期限,故 2004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決議已然生效。原告無權否定該次股東會決議的效力。此外,原告不是本案的適格原告,因為2004年4月6日原告的全部股權已轉讓給了被告毛建偉,原告已不再具有股東資格,故無權提起本案訴訟。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萬華辯稱:萬華工貿公司于2004年4月6日召開的股東會是合法的,本人享有萬華工貿公司的全部表決權,經本人表決同意的股東會決議應為有效。本人將 80萬元個人出資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被告吳亮亮,征得了公司所有股東的同意,該轉讓行為也是有效的。原告張艷娟訴稱其未參加股東會、也未在相應文件中簽字屬實,但因本人與原告系夫妻關系,財產是混同的,且雙方曾約定公司股權歸本人所有,因此本人代原告參加股東會并在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中代為簽字,均是合法有效的。自2004年4月6日起原告已不再是萬華工貿公司股東,其無權提起本案訴訟。
      被告吳亮亮辯稱:本人作為股權的受讓方不應當成為本案的被告,其受讓股權的程序是合法的。原告張艷娟與被告萬華系夫妻關系,本人有理由相信萬華可以代表原告作出放棄對于萬華股權的優先購買權的表示。即便原告沒有授權萬華表達放棄優先購買權的意思,本人作為善意購買人,其合法權益亦應受到保護。原告與萬華之間的夫妻矛盾應依據婚姻法進行處理,與本人無關。萬華工貿公司2004年4月6日股東會決議和出資轉讓協議均應認定為有效。本人受讓股權并被選任為萬華工貿公司董事長已經兩年多,該公司經營正常,在此期間原告從未提出過股東會決議違法或侵權等主張。2004年4月6日本人以80萬元對價購買了萬華在萬華工貿公司的部分股權,現原告或萬華如以同樣的價格受讓,本人同意將股權再轉讓給原告或萬華。
      被告毛建偉辯稱:被告萬華工貿公司曾借用過本人的身份證,但本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受讓了原告張艷娟等人在萬華工貿公司的股權,從未參加過2004年4月 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也不認識該公司股東沈龍、朱玉前等人。萬華工貿公司章程、2004年4月6日的股東會決議及股權轉讓協議中的毛建偉簽名也非本人所簽。
      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成立于1995年12月21日,發起人為被告萬華、原告張艷娟和其他兩名股東朱玉前、沈龍,注冊資本為 106萬元,其中萬華出資100萬元,朱玉前、沈龍、張艷娟各出資2萬元。1995年11月23日,萬華、朱玉前、沈龍、張艷娟簽訂了萬華工貿公司章程,該章程規定:公司股東不得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其股權,只能在股東內部相互轉讓,但必須經全體股東同意;股東有權優先購買其他股東轉讓的股權;股東會由股東按照出資比例行使表決權,每10萬元為一個表決權;股東會議分為定期會議和臨時會議,并應于會議召開五日前通知全體股東;定期股東會議應一個月召開一次;股東出席股東會議也可書面委托他人參加,行使委托書載明的權力;股東會議應當對所議事項作出決議,決議應當由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股東會對公司增加或減少注冊資本、股東轉讓股權及公司的合并、分立、變更公司形式、解散、清算等事項作出的決議,應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股東會議應當對所議事項的決定作出會議記錄,出席會議的股東應當在會議記錄上簽名,等等。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成立后,由被告萬華負責公司的經營管理。
      2004年4月12日,被告萬華工貿公司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變更登記,具體事項為:1.將公司名稱變更為江蘇辦公伙伴貿易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伙伴貿易公司);2.法定代表人變更為被告吳亮亮,股東變更為被告萬華、吳亮亮、毛建偉及股東邢小英四人;3.變更了公司章程的部分內容。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申請上述變更公司登記所依據的材料為:
      1.2004年4月6日股權轉讓協議兩份,其主要內容分別為:被告萬華將其100萬元出資中的80萬元出資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被告吳亮亮;朱玉前將其出資2萬元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邢小英,沈龍將其2萬元出資中的1萬元對應的股權轉讓給被告毛建偉,將另1萬元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邢小英,原告張艷娟將2萬元出資對應的公司股權轉讓給毛建偉。上述兩份股權轉讓協議落款處有全部轉讓人及受讓人的簽名。
      2.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章程(2004年4月6日修正)一份,該章程除記載并確認了關于公司股東、董事、監事和公司住所地、名稱的變更外,還作了如下規定:公司股東有權出席股東會議,并按照出資比例行使表決權,有權選舉公司的董事或監事,同時享有被選舉權;公司股東有權依法及公司章程的規定轉讓其出資;公司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其股權,必須經過半數以上的股東同意,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被轉讓的股權,如果不購買被轉讓的股權,則視為同意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經公司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對該部分股權有優先購買權;股東依法轉讓股權后,公司編制新的股東名冊;股東會議分為定期會議和臨時會議,定期會議應每年召開一次,臨時會議由代表四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三分之一的董事或監事提議方可召開;公司股東出席股東會議也可書面委托他人參加股東會議,行使委托書中載明的權力;召開股東會議,應當于會議召開前十五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全體股東,股東會應對所議事項的決定作成會議記錄,出席會議的股東應當在會議記錄上簽名,等等。該章程有被告吳亮亮、毛建偉、萬華及股東邢小英的簽名。
      3.2004年4月6日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決議一份,主要內容是:全體股東一致同意上述股權轉讓;轉讓后各股東出資額及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被告吳亮亮出資80萬元、占75.5%,被告萬華出資20萬元、占18.9%,邢小英出資3萬元、占 2.8%,被告毛建偉出資3萬元、占2.8%;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將公司名稱變更為“江蘇辦公伙伴貿易發展有限公司”;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公司住所地變更為“南京市洪武北路116號”;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免去朱玉前、沈龍董事職務,重新選舉吳亮亮、毛建偉為董事,與萬華組成董事會;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免去原告張艷娟的監事職務,選舉邢小英為監事;全體股東一致同意2004年 4月6日所修改的公司章程。
      另查明,原告張艷娟與被告萬華于 1988年結婚,現為夫妻。
      上述事實有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章程、 2004年4月6日股權轉讓協議書、2004年4月6日股東會決議、萬華工貿公司章程 (2004年4月6日修正)、工商檔案資料、南京市棲霞區檔案館證明、及庭審筆錄等證據證實。
      此外,在一審審理中,雙方當事人還就案件有關事實提交或申請法院采集了下列證據:
      原告張艷娟提供了對證人張軍、丁厚玉、萬能等人的調查筆錄,證明被告萬華與被告吳亮亮曾經同居且以夫妻相稱,萬華用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的財產為吳亮亮購置了房產、車輛等。還證明張艷娟和萬華曾于 1999年協議離婚,張艷娟依據與萬華簽訂的離婚協議取得了30萬元,后又于2000年將該30萬元交給了萬華工貿公司。對此,萬華工貿公司和萬華、吳亮亮均認為張軍、丁厚玉、萬能等三位證人未能出庭作證,故不能認定其證言的真實性與合法性。被告毛建偉認為該證據與其本人無關。
      應原告張艷娟申請,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向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沈龍和朱玉前進行了調查。沈龍和朱玉前陳述:1995年萬華工貿公司設立時,我們二人接受被告萬華、原告張艷娟夫婦二人的要求作為萬華工貿公司的掛名股東,實際上我們二人均未出資,其后也未參加過萬華工貿公司的經營。我們二人均沒有收到過2004年 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會議通知,沒有參加過該次股東會議,涉案股權轉讓協議和股東會決議中的沈龍、朱玉前簽名不是我們二人親筆。我們與受讓股權的邢小英和毛建偉素不相識,也沒有取得過轉讓股權的對價。沈龍、朱玉前二人還表示不愿介入張艷娟與萬華之間的夫妻矛盾,至于記在他們二人名下的萬華工貿公司的股權如何處理,與他們二人無關。對此,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及被告吳亮亮認為,2004年4月,萬華工貿公司通知了朱玉前、沈龍、邢小英及被告毛建偉四人出席同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沈龍和朱玉前參加了該次股東會并在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中簽字。除此之外,沈龍、朱玉前陳述的其他內容均屬實。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及吳亮亮提供了1999年3月12日萬華與原告張艷娟簽訂的離婚協議書一份,協議約定:張艷娟與萬華因感情不和協議離婚,夫妻二人在萬華工貿公司的全部有形和無形資產、債權、債務等全部歸萬華所有,張艷娟應得財產折算為70萬元,由萬華分期給付。另有 1999年3月12日張艷娟出具的付款證明一份,證明張艷娟已收到萬華根據離婚協議書所支付的30萬元。萬華依據上述證據認為張艷娟與其雖為夫妻,但二人對財產已有分割約定,夫妻二人在萬華工貿公司的全部財產歸萬華所有,因此萬華有權對其在萬華工貿公司中的股權作出處置,也有權處置張艷娟的2萬元出資所對應的股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及吳亮亮還提供了 1995年11月沈龍、朱玉前、張艷娟出具的委托萬華收取個人股金和辦理萬華工貿公司的注冊登記等事宜的委托書兩份。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及吳亮亮依據上述委托書主張萬華一直代理張艷娟處理公司事務,張艷娟均予認可。張艷娟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認為離婚協議是她與萬華夫婦二人為離婚而達成的包括財產分割內容的協議書,1999年3月雙方簽訂該份離婚協議后至今尚未辦理離婚,因此該離婚協議并未生效。萬華曾付給張艷娟30萬元,后因故張艷娟又將該款交還萬華,有張軍、丁厚玉等在場證人證明。至于1995年11月沈龍、朱玉前、張艷娟出具的委托萬華收取個人股金和辦理萬華工貿公司的注冊登記等事宜的兩份委托書,恰恰說明張艷娟委托萬華處理公司事務是應當有書面委托的,但是2004年4月6日萬華轉讓張艷娟的股權卻沒有張艷娟的委托書,說明萬華這一行為未經張艷娟授權,因此應當認定該轉讓行為無效。
      被告毛建偉認為上述證據均與其無關。
      一審審理中,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補充陳述:2004年4月6日的股東會有會議記錄,記錄上有與會所有人員的簽名。但未能按照一審法院要求提供該次會議記錄。另,因證人沈龍、朱玉前以及被告毛建偉均否認在涉案股權轉讓協議和股東會決議上簽字,一審法院詢問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及吳亮亮是否申請對上述股權轉讓協議和股東會決議中沈龍、朱玉前、毛建偉簽名的真實性進行鑒定,三被告均表示不申請鑒定。
      關于雙方當事人提供的上述證據,一審法院審查認為:1.原告張艷娟對1999年 3月12日其與被告萬華簽訂的離婚協議及證明各一份、1995年11月沈龍、朱玉前、張艷娟出具的委托書兩份不持異議,法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及與本案事實的關聯性予以確認,可以作為本案定案依據。2.關于證人沈龍和朱玉前的證言,因沈龍和朱玉前系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所述內容涉及本案爭議事實。該兩位證人因客觀原因不能出庭作證,法院應原告申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規定向兩位證人收集了證言,對其證言的合法性及關聯性法院予以確認。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和吳亮亮除對該兩位證人否認參加過2004年4月6日的股東會并在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中簽字的陳述內容提出相反意見外,對該兩位證人陳述的其他內容均予認可。三被告雖然主張該兩位證人曾經在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上簽字,并提出2004年4月6日的股東會存有會議記錄,該記錄上有參會人員的簽名,但在該兩位證人否認簽名的情況下不申請對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中的簽名進行筆跡鑒定,也未能提供股東會會議記錄等相關證據證明自己的主張。因此,上述證人證言的真實性法院亦予確認。3.關于原告提供的對證人張軍、丁厚玉、萬能等人的調查筆錄,經查該調查筆錄系由原告訴訟代理人制作,上述三位證人均未出庭作證,因此上述三位證人證言的真實性法院不予確認,不能作為本案定案證據。
      綜上,對于雙方當事人依據上述證據主張的事實,一審法院認為:
      離婚協議是原告張艷娟與被告萬華就夫妻二人離婚及離婚后財產分割等問題達成的協議。該離婚協議簽訂后張艷娟、萬華二人并未實際辦理離婚,故該離婚協議中有關離婚后財產分割的內容不發生效力。萬華依據該離婚協議,主張其享有夫妻二人在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的全部權利,證據不足,法院不予采信。
      1995年11月朱玉前、沈龍及原告張艷娟向被告萬華出具的兩份委托書,委托事項均特定而具體,可以證明朱玉前、沈龍、張艷娟曾以書面形式委托萬華辦理部分公司事務,但不能證明張艷娟委托萬華轉讓其在萬華工貿公司的股權,在沒有其他證據印證的情況下,萬華關于其有權代張艷娟轉讓股權的主張不能成立。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吳亮亮主張朱玉前和沈龍出席了2004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并在該次股東會會議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中簽字,但被告方除該次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外,未能提供其他證據證明,朱玉前和沈龍的證言以及被告毛建偉的陳述一致且均與被告方的主張矛盾。根據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認定萬華工貿公司曾通知沈龍、朱玉前及原告張艷娟出席了2004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也不能認定萬華工貿公司于2004年4月6日召開過由萬華、張艷娟、沈龍、朱玉前共同參加的股東會。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吳亮亮亦未能提供證據證明2004年4月6日形成過由萬華、沈龍、朱玉前、張艷娟共同簽字認可的股東會決議,以及沈龍、朱玉前、張艷娟與邢小英、被告毛建偉共同簽署過2004年4月6日的股權轉讓協議。
      本案的爭議焦點問題是:一、被告萬華工貿公司于2004年4月6日作出的股東會決議以及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是否有效;二、原告張艷娟對上述股東會決議和股權轉讓協議申請確認無效或者申請撤銷,應否支持。
      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會議,應當由符合法律規定的召集人依照法律或公司章程規定的程序,召集全體股東出席,并由符合法律規定的主持人主持會議。股東會議需要對相關事項作出決議時,應由股東依照法律、公司章程規定的議事方式、表決程序進行議決,達到法律、公司章程規定的表決權比例時方可形成股東會決議。有限責任公司通過股東會對變更公司章程內容、決定股權轉讓等事項作出決議,其實質是公司股東通過參加股東會議行使股東權利、決定變更其自身與公司的民事法律關系的過程,因此公司股東實際參與股東會議并作出真實意思表示,是股東會議及其決議有效的必要條件。本案中,雖然被告萬華享有被告萬華工貿公司的絕對多數的表決權,但并不意味著萬華個人利用控制公司的便利作出的個人決策過程就等同于召開了公司股東會議,也不意味著萬華個人的意志即可代替股東會決議的效力。根據本案事實,不能認定2004年4月6日萬華工貿公司實際召開了股東會,更不能認定就該次會議形成了真實有效的股東會決議。萬華工貿公司據以決定辦理公司變更登記、股權轉讓等事項的所謂“股東會決議”,是當時該公司的控制人萬華所虛構,實際上并不存在,因而當然不能產生法律效力。
      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吳亮亮主張原告張艷娟的起訴超過了修訂后公司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申請撤銷股東會決議的期限,故其訴訟請求不應支持。對此法院認為,本案發生于公司法修訂前,應當適用當時的法律規定。鑒于修訂后的公司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股東可以對股東會決議提起確認無效之訴或者申請撤銷之訴,而修訂前的公司法未對相關問題作出明確規定,因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第二條的規定,本案可以參照適用修訂后公司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但是,修訂后公司法第二十二條關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的規定,是針對實際召開的公司股東會議及其作出的會議決議作出的規定,即在此情況下股東必須在股東會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逾期則不予支持。而本案中,2004年4月6日的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及其決議實際上并不存在,只要原告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自己的股東權利被侵犯后,在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內提起訴訟,人民法院即應依法受理,不受修訂后公司法第二十二條關于股東申請撤銷股東會決議的60日期限的規定限制。
      股東向其他股東或股東之外的其他人轉讓其股權,系股東(股權轉讓方)與股權受讓方協商一致的民事合同行為,該合同成立的前提之一是合同雙方具有轉讓、受讓股權的真實意思表示。本案中,不能認定原告張艷娟與被告毛建偉之間實際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亦不能認定被告萬華有權代理張艷娟轉讓股權,毛建偉既未實際支付受讓張艷娟股權的對價,也沒有受讓張艷娟股權的意愿,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已受讓了張艷娟等人的股權,訴訟中也明確表示對此事實不予追認,因此該股權轉讓協議依法不能成立。據此,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萬華、吳亮亮關于張艷娟已非萬華工貿公司股東,不能提起本案訴訟的主張不能成立,依法不予支持。
      關于被告萬華與吳亮亮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根據修訂前公司法及萬華工貿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的,須經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本案中,萬華向吳亮亮轉讓股權既未通知其他股東,更未經過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因此該股權轉讓行為無效。
      綜上,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十七條,修訂前公司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第三十七條、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三條、第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第一條之規定,于2007年4月2日判決如下:
      一、2004年4月6日的被告萬華工貿公司股東會決議不成立。
      二、2004年4月6日原告張艷娟與被告毛建偉的股權轉讓協議不成立。
      三、2004年4月6日被告萬華與被告吳亮亮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無效。
      一審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在法定期間內均未提出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 返回 ]

    版權所有 武漢市律師協會 總訪問量:5017161 Copyright © 2005-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142號湘商大廈B座9樓 郵 編:430034 電 話:59366722
    鄂ICP備20007402號 鄂ICP備20007402號-1 鄂ICP備20007402號-2 鄂ICP備20007402號-3 鄂ICP備20007402號-4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 武漢市律師協會
    国产野草操视频在线
  • <bdo id="yawaw"><center id="yawaw"></center></bdo>
  • <xmp id="yawaw"><table id="yawaw"></table>